公告版位
上禮拜新的主廚跟我說,要讓我試試看站Dish的位子,下個月開始。在我們的廚房裡所謂站Dish,就是發落整個廚房備料、在庫量check、order-in、order-out等等的人,這必須是對整個廚房所有作業流程、作業區域都有所了解並掌握的人才能擔任的。我很高興這位主廚終於讓我站上這個位子,在這個時候。

在這個時候我環顧20坪大小左右的廚房,什麼時候我竟然可以這樣獨當一面了?那好像從某一個假日的rush開始,我不用再有人支援我了,至於是哪個時候、又為什麼我可以像個八爪章魚一樣cover掉所有作業,還真想不起來,畢竟這些都是被激發出來的。廚房裡所有一切都是被激發出來的。

不同於一般餐廳新進人員可能從冷盤區域開始站起,那時候我站的是有兩口攝氏180度的油炸鍋、一口600度的紅外線碳烤架、一具300度的烤箱的高溫Grill區。第一天,莫名奇妙又興奮的我被帶到看似風平浪靜的油炸鍋前,被吩咐把鮮蚵裹上黃糊糊的麵衣﹝我看比較像蜂蜜牛奶芥末醬啊﹞,然後「丟」進油炸鍋裡。由於已經知道油很燙﹝雖然看起來很平靜﹞,於是我把裹好麵衣的鮮蚵高高舉在離油面大約二十公分的地方﹝以為這樣就不會碰到油﹞,然後「丟」進去。不用講,一滴熱油﹝還好只有一滴,我這隻鮮蚵應該可以參加奧運跳水比賽得第一名﹞馬上濺起噴到我右手的手腕上,我痛得一直甩手。旁邊教我的前輩馬上叨唸,「怎麼會用丟的呢?你要慢慢放啊」,我一邊心裡嘀咕你剛剛明明叫我用丟的,一邊看他示範怎麼讓鮮蚵不以跳水的姿態下鍋。

再來我一整天的時間都在炸東西,炸鮮蚵、炸魚塊、炸洋蔥圈、炸蝦子,炸一大堆他吩咐我炸的東西。炸鮮蚵是午餐的暢銷熱盤前菜,一分四個,炸一分半鐘。飽含水分的鮮蚵雖然裹上麵衣,但水分還是會進到油裡,搞的霹啪作響。剛進廚房而且聽力不好的我,在一堆嘈雜的聲音裡悶著頭炸東西,我耳朵只聽得到那個前輩吩咐我的聲音,還有鮮蚵跟蝦子和洋蔥圈在油鍋裡開同樂會的聲音。「鮮蚵四份、洋蔥圈一份、炸海鮮拼盤一份」,嗯這樣就是16隻鮮蚵、兩個洋蔥圈、還有....,炸海鮮拼盤有啥??有蝦子兩隻還有什麼??「鮮蚵兩份、薯條一份、兒童炸蝦一隻,剛剛的鮮蚵可以來了嗎?」完了,我還在想海鮮拼盤有什麼,這下子又來剛剛那一長串,嗯嗯嗯...。我握著一把蚵仔愣在那裏,看著那位有八爪的忙碌前輩,好像神隱少女理的煤炭爺爺。「有什麼問題,還不快下!」「那個...請問炸海鮮拼盤是什麼?」我問的低聲下氣忍辱負重不吭不卑﹝才怪,我頭都快抬不起來了﹞,「就這個兩個、這個一個、這個一個,還有這個一個啊」,他快速地打開抽屜指了那幾樣東西,就頭也不回地埋在成堆的雞排裡。我憑剛剛比光速還快的流星記憶拿起那些東西,啊!剛剛下的鮮蚵焦掉了。「鮮蚵可以來了沒?我還差六份,不對,八份」他的語氣有點不耐煩了,但我知道這些黑媽媽的東西交出去肯定會被罵的倒頭栽,於是低聲下氣忍辱負重不吭不卑地說「還沒,不好意思焦了」他的語氣竟然緩和下來,可能想說我這個新來的小子還有點餐飲道德良心,「那再重炸,小心計時器」。我真想建議買個有100分貝的計時器讓我用。

休息時間,那位前輩推推我的頭說,「你喔,耳朵放亮一點」。哀,我會為今天被我炸毀的眾多生靈們念往生咒的。

在這之前,我是個逛街不到半小時就一定要坐下來的人,這會兒我在廚房裡竟然斷斷續續地站八小時!!回家的時候我連怎麼爬上五樓都有點意識模糊。洗澡時摸著被熱油親到的手腕紅紅的地方,我笑了。

創作者介紹

lovingtravel的部落格

大魏&愛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阿母也笑了=D
  • 大魏&愛淳 於 2011/03/14 18:30 回覆

  • KIVIDO
  • 哪間餐廳啊?
  • 大魏&愛淳 於 2011/03/14 18:30 回覆

  • teatatu
  • 嗯,出來工作真的很辛苦啊...(心有戚戚焉)
    大衛我可以加妳為好友嗎?
    我是姿君XD
  • 大魏&愛淳 於 2011/03/14 18:30 回覆

  • 好久不見 姿君
    恩恩 加呀
  • 大魏&愛淳 於 2011/03/14 18:30 回覆

  • greening
  • 好辛苦
    假又假又
  • 大魏&愛淳 於 2011/03/14 18:30 回覆

  • nekorb
  • 我也常常在在廚房還有暗房站上一整天
    好想吃妳做的菜喔
  • 大魏&愛淳 於 2011/03/14 18: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