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前一秒鐘我一邊抬頭看著店經理從出單機中拉出長長一串點菜單、左手一邊拿著一把磨菇準備切片炒香用,下一秒鐘我低頭就瞧見鮮血從無名指頭上汩汩地冒出。同事飛快補上我的位子繼續作接下去應該出的菜,我也迅速在半掀連肉的指甲上滴上幾滴消毒藥水、裹上一坨棒球般大的廚用紙巾,手術手套用光了,於是接下來的時間裡我只好強制將左手一直舉在高於心臟的頭上,只用右手工作,希望這樣能多少制止活潑好動的鮮血因逆流困難而安分一點。

 

    其實一點都不會痛,也不會擔心無名指要是沒了以後沒地方帶結婚戒指的問題,這時候只會在乎還有多少對情侶在等著他們的情人節大餐。大概十分鐘的時間我覺得心跳有點困難、頭非常暈眩,眼前只有灰黑色帶著綠色的廚房跟人們在搖晃,應該是突發性失血過多造成的。忙完這一輪停下來,總計用掉了三坨棒球大的血紅的廚房紙巾,還好有稍微止住血的跡象。這時候想仔細觀察一下傷口,輕輕掀開紙巾,鮮血再度爆發。如果還有下次,希望不要有,我不會那麼快就喚醒這座沉睡的火山。

 

    所以,我跟恐慌焦急的咪咪今年的情人節是在家樂福搜尋醫藥物品中結束,還好兩天前有先小肆慶祝。就當作戴上一只造型特殊的白色戒指吧,而「我會永遠小心不要再受傷」也成了情人節的誓言之一。

 

2009.2.14

創作者介紹

lovingtravel的部落格

大魏&愛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