諧星繪美,旁邊阿伯似乎試圖想了解這位外國人在幹麻

她是山田繪美,是我將近兩年前的日文語言交換,一年半以前變成室友。

志願是當歌星,繪一邊唱歌一邊稱讚自己唱的真好,還兼走台步,日本人的謙虛在她身上找不到。但是她有時候還是會在凌晨一點多敲敲我的房門,跟我說她睡不著,可能是因為精神上的壓力,或是單純為了班上討厭的韓國人睡不著,還去網路上研究韓國人的民族性。一講講到四點多,我都不好意思跟她說我還要上班累了,我還比較像日本人。

她很認真,常常會問一些我回答不出來的問題,像是為什麼是把一個人炒魷魚,不能炒花枝嗎?
不過她在台灣最後兩個月都沒去上課,出缺狀況為零。她看到成績單笑的闔不攏嘴,一直指著零說,酷耶太酷了。日本人的笑點真的必須揣摩一下。

她要回國前,跟我說了一個好消息還蠻欣慰的,就是她去羅東夜市吃的臭豆腐真好吃﹝她會豎起大拇指比出招牌的good﹞,畢竟是外國人,之前提到臭豆腐她的表情厭惡的好像要她吃大便,但她在台灣只剩三天,所以要每天吃臭豆腐。我們要請她吃飯替她餞別,於是她開出要吃台式料理的要求,台北也沒什麼海產店也不能跑到基隆,每個夜市她又差不多都去過了,所以我想出帶她去吃熱炒吧!又能喝啤酒很適合愛喝酒的她!

哈林熱炒,哈林最近很紅   
 
   我們點了七道,菜還沒上,惠美先給我們吃她做的飯糰,屋麥一內!

 
日本人不能自己倒酒,要別人幫忙甄

   一致認同好吃的鳳梨蝦球,少了滿天星。但繪美不認同鳳梨這個「水果」,水果不能拿來做菜


最後當然也去吃了臭豆腐。看著她能笑著吃下臭豆腐,我好像一個久經孩子挑食毛病之苦的媽媽,心中真是覺得欣慰呀!就像要是鈴雅也能開心的吃下納豆,繪美應該也會很欣慰吧。

在台灣的最後兩天,整理行李之餘,繪美去頂溪﹝我們一度聽成平溪﹞買了三套非常便宜但是有戲劇性的比基尼﹝還有金色,以後要當內衣褲穿﹞、又吃了臭豆腐、剪了頭髮、做了一次臉,把所有她認為划算的事都做了。

最後她把溫暖的電暖扇留給我。



------------------------------------------------------------------------------------------------------------------------------------
以下是她回國後寫的網誌:

12月3號我終於回到日本了.

當天剛好有一個日本朋友她也一時回去日本,所以跟她一起搭乘往機場的客運.

車上跟她聊天,還有拍照,我很愉快.

我就不喜歡起飛的兩個小時之前一定到機場這個規矩,是因為在機場怎麼耗時間.

因此我向搭乘場所我的步調去,結果服務人員都正在拼命地找我XDDDDDD

有什麼好找我的?我很準時到那邊.不要急!!

這樣那樣地我完全沒感到回國的感覺,就搭乘了飛機.

然後坐下自己的坐位,看到各各都有的映幕讓旅客可以選看自己想看的節目,電影,地圖等.

設備相當好,讓我開心,但過不了幾分.....就想這架飛機往日本開,那我就到日本.....

哦....我正要回去....當時真感到這個感覺,就不知不覺開始落淚了.一滴接著一滴眼淚.

結果我差不多一個半小時不斷地哭泣.不是不會發出聲音,而是不可以發.

以後也自然而然地落淚.....,所以一下次擦眼淚,而一下次擤鼻涕.

幸虧我的旁邊是空位,因此我不管誰都一直隨便哭了.

飛機服務人員會提供機內便餐,自己以為之所以不吃,是因為顧著哭.

結果吃光了,混蛋XDDDDD

而且要喝酒,喝著喝著喝了太多,

一瓶白酒,一罐台灣啤酒,三杯杜松子酒和最後喝了為了醒酒番茄汁.

真是的,雖然非常的難過,但還要吃,更何況還要喝...........

不管怎麼樣那個時候的哭泣對我來講像一種調整心情的既重要,又本能的動作.

因為呢,我突然失去了兩年來做的生活.

我認為還需要有一些時間來調整心情.

你們感到了我的心意呢?我這樣哭泣就是你們對我好好的!!感恩!!
創作者介紹

lovingtravel的部落格

大魏&愛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