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un Engler,是我們在加爾各答車站遇到的加拿大小子。外國人在一堆黑壓壓的印度人哩,其實非常顯眼,我在不遠處就看到他了,但從沒想過會變成朋友。

 

在愛淳跟思穎忙著跟店家詢問月台地點的時候,我親眼看著Shaun進入一個他以為是月台入口的巷道,首先差點被一台從半開的鐵門裡突然衝出來的腳踏車撞到,閃躲之際,車站警察還對他丟寶特瓶,叫他不准進去,之後他開始跟警察理論﹝那警察有槍耶﹞。就在他跟警察理論完之際,我們三個人也不識好歹地步入這個巷道口,他朝我們迎面走來,隨後我們聽到抵達印度以來第一次聽得懂的字正腔圓的英文,他跟我們說這裡不是月台入口,還帶著點憤怒的神情。我們道完謝之後,就分道揚鑣了……半小時。

 

半小時後,我們坐在好不容易找到的有冷氣的車站餐廳哩,吃著我們在印度的第一餐。我在觀察旁邊那桌,某外國人點了一盤炒麵,因為我很納悶怎麼會有人來印度還點炒麵﹝謎底請看喫食篇﹞。看著看著我覺得這個人很面熟,於是我請人臉辨識女王黃愛淳鑑定一下,原來他就是我們剛剛遇到的那位大男孩。於是我們邀他同桌,我想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們太想聽到字正腔圓的英文了。

 

交談之間,知道他跟我們同年,工作一年後覺得太煩悶而且工作環境沒有女生,所以到印度來三個月了,最重要的是,接下來跟我們一樣要前往瓦拉那西!太好了!

 照片 388.jpg

接下來在瓦拉那西,Shaun憑著他英文的母語優越性,以及做事有條理、不愛拖泥帶水的個性,替我們三個女生解決了不少問題。當然,他也成了我們的英語及印度語老師,甚至是思穎的心理治療師。每當思穎焦躁地拿出地圖,引來更多熱心但無用的印度人時,Shaun就會抓著思穎的肩膀搖醒她:「Tsu-yin, put  down the  book ,look at me !!!」Shaun對思穎而言,是酷冰俠;對我們而言,是燈塔呀!幫助我們登上陸地,不用在印度人海裡載浮載沉。

照片 491.jpg 

↑這是印度用來在身體上畫花紋的顏料hana,五分鐘乾了之後就可以剝掉,顏色可在皮膚上停留一個禮拜左右。

我們教他寫,我愛你,好像有點難為他了。

 照片 495.jpg

↑ 他也寫了我的名字,好像也為難他了。不過,我有新名字啦!耶!好險他沒有寫成「委 鬼 女 少 王 冊 」

照片 496.jpg 

↑換愛淳寫英文。不愧是老師,寫字非常端正。

照片 486.jpg 

↑愛淳的saree穿法教學,不愧是老師,很愛教人。

在卡修拉荷度過愜意美好的最後一夜,一起聽了radiohead之類我們都喜歡的樂團,雖然我感冒但還是要喝些啤酒,因為之後我們真的要分道揚鑣了。午夜12點,旅館的人催促我們趕快進去,Shaun很生氣地跟他們說:「I’m  saying  goodbye  to  my  friends!!!」﹝我們的相遇跟結束都伴隨著一點爭執,非常有始有終﹞然後,Shaun給了我們一個big  hug,「I  have  no  friends  again!」他說。哈,他最不缺的就是朋友了,連看電影的路人都可以聊半個多小時。

 

Shaun,祝你在德國的啤酒節快樂,還有,下一個工作環境有多一點女生。

記得有空來台灣!

 

創作者介紹

lovingtravel的部落格

大魏&愛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