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印度旅程,決定從加爾各答(Kalkata)→瓦拉納西(Varanasi)→卡修拉荷(Kajuraro)→加爾各答,這種奇怪的三角路線主要是因為朋友中有人想去加爾各答的修女泰瑞莎之家(Mother Teresa)服務,造成我們必須在加爾各答而不是新德里上下飛機的情況,也因此,見識了加爾各答的國際機場(因當地在大戰期間曾生產一種發音類似Dum Dum的子彈,所以又稱作Dum Dum機場)。

 

出發前幾天,便開始密切關注莫拉克颱風動向,到了原本預定的出發當天星期六,班機不出所料全數取消,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我們沒想到,搭乘的印度捷特航空(Jet Airway)當天竟然也放颱風假,而且還連放六日兩天!我們也沒想到,這是我們要領教印度人服務態度的前奏曲而已。而代訂機票的雄獅旅行社也雙手一攤,說那就等到禮拜一吧,套句印度人常講的話:「這也不是我的問題啊!」

 

在生氣又騙尋不著協助之下,只能先取消原本預訂好的印度當地火車票。風雨稍歇的星期天,我們直接去機場現場等候補,碰碰運氣。結果是台灣的復興航空幫我們處理好一切事情,過程平靜順利地就像機場外面一樣無風無雨。 而我們更沒想到的是,在我們飛行經過的天空雲層,將對未來的台灣造成多大的傷害!

 

我們必須在曼谷機場先滯留一晚再轉機,機場很現代化──設計師可能想要強調這種現代的、高科技的、冰冷的極限主義,所以整個機場除了色調冷灰、冷氣很強、連椅子都是灰色的金屬椅,又硬又冷,我們在椅子上瑟縮了一晚,非常後悔沒有把飛機上給的毯子攜帶出來。睡不著的我們乾脆直接到機場內24小時的免稅商品店閒晃,終於找到了一間咖啡店願意施捨熱水給我們喝,還貼心地在杯子外緣套上防熱紙罩!其實曼谷機場四樓也有過境旅館,但一晚差不多就要2000多台幣,實在不是背包客承受得起的價位。有錢的人若要隔夜過境,不妨去那兒休息一晚,否則就要多留一件外套在身邊。

 

曼谷機場

 

↑色調冷灰的曼谷機場,我們就是睡在左下角那又冰又硬的椅子上。

 

太冷了
 

↑太冷了,到拉麵店花錢買溫暖。

 

經過一晚的折騰終於要登機,飛往加爾各答的捷特航空是小飛機,機上只有我們三個女性,東方女性!身旁九成都是印度男人。第一次這麼近距離跟他們同處一室,警戒心頓時提高,但其實吃完飛機餐以後還是昏昏沉沉地睡著了。即將到達的時候,窗外的景色剛開始是廣袤的原始森林,接下來是規劃的十分不整齊、零零星星的農業田地區,在看到稀稀疏疏的泥磚矮房、似乎有人跡的景象以後,深知加爾各答應該快到了,因為飛機內的印度男人們開始浮動起來。飛機著地都還沒停穩的情況下,已經有一部分人站起來拿好行李,站到走道上了!飛機停穩後不到三秒鐘,全機只剩我們三個人還坐在位子上,對他們的行動力驚訝不已,其他所有人已經都站在走道上等門一打開就會衝出去(後來發現這一身功夫跟膽識應該跟平常印度人搭公車,車都還沒停穩就跳下車的訓練有關)

 機場

↑飛機在差不多這個高度就有人在躁動了!

 

但讓我們更吃驚的,是下飛機進入機場以後我深深懷疑自己是不是到了什麼新營監理所之類的地方。走廊兩旁的擋風玻璃有些已經破了,根本就不能擋風,也有已經毀壞的輪椅、桌子、椅子堆在一旁,空調系統的出風口掛著長長的蜘蛛網在迎風搖曳,空氣中瀰漫著年久密封的櫥櫃味道,地板、牆壁全是斑駁髒汙的痕跡。剛剛跟我們同機的印度人們早就不知衝到哪裡了,機場裡大概只剩我們三個、檢疫人員、海關人員、跟荷槍實彈的警衛。在出關的時候必須填寫我們在印度居住的地址,問題是誰知道呀,結果海關人員隨便幫我們寫了一個,就允許放行了,那還倒不如不要寫好了。

 機場內
 

 

接下來要在機場內找捷特航空的辦公室確定一下我們回程的班機,經過警衛熱心但口音很重的解釋及幫忙,穿過炎熱又復古骯髒的走道,我們來到了捷特的辦公室,但是,又沒人!因為抵達加爾各答時是星期天!喔,我們早該想到的。星期天,他們幾乎都放假,機場巴士也放假,於是我們不得已只好搭乘預付計程車。

 

捷特長廊 

↑ 通往捷特辦公室的長廊,電風扇無力地轉著。

從步出機場的那一霎那,就是迎接爭吵、髒亂、炎熱,這一趟印度長征的開始

大魏&愛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