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岸的高歌同學,不不現在應該叫他先生,因為他結婚了。交往五天,一個大四一個大三,結婚是因為覺得再也找不到這麼情投意合的。這個秘密在我們長城四人幫裡火速爆開,只有他爸媽不知道。

真果決地。撇開傳統倫理道德不說的話


我的菜單裡什麼都有了,就差一道果決。我想吃,不管多少錢都可以。

也該回去球場,再嚐嚐果決的滋味了。

大魏&愛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