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要去很遠的地方

你可以送我一程嗎

 

 

早晨醒來洗刷腦袋底部

想吃東西就打開腸胃看看剩下什麼

不願上班索性把雙腳留在浴缸裡

作白日夢最好把眼球掛在窗簾上

幻想成為拜占庭的黃金玩偶

 

 

在地鐵入閘桿上玩轉圈圈

乘扶手電梯俯衝尖叫的角度

投幣汽水機裡有彈珠遊戲的獎品

刷信用卡說明自己的星座運程

在那埋沉海底的黃金城市中

 

 

扭轉你的投讓你整天望像我這邊

扭轉你的手臂讓你整天擁抱我

扭轉你的腿讓你維持屈膝的姿勢

拿走你的心臟讓你無法喜歡別人

而我就用黃金的身軀跟你交換

 

 

請給我左胸的機械時鐘上鏈

請給我磨蝕的唇加點潤滑油

沙啞的聲帶看來要更換零件了

腦袋的齒輪運作始終追不傷最高速的晶片

我不過是拜占庭的黃金玩偶

 

 

迎面轟飛蝗蟲群般的黑色車隊

我騎著黃色單車

單手按著胸口的機械時鐘

就算雙臂連同駕駛盤折斷

左腳跌入高速公路的後頭

子彈射穿我琥珀色的雙眼

氣流撕掉我的肩膊和長髮

鬆脫的下盤在車輪下粉碎

也要一直衝向黃金的國度

 

 

如果你要去很遠的地方

我可以送你一程嗎

 

 

大魏&愛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