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廣告贊助

7/5   金山嶺---北京
早上眼睛睜開發現視線好清楚,原來昨天竟然沒摘眼鏡就睡著了。

徐大叔可能因為我們昨天付了門票,有點自責沒告訴好我們路線,就沒算我們飲料的錢。昨晚與我們同桌晚宴的大陸同胞們決定要撘一樣時間的車回北京,也彼此交換了旅遊日誌看看。聊開了,也知道了彼此的某些底細。原來他們的桀傲其來有自。告別了徐大娘,也告別了一半的旅程。但相遇了另一群朋友。

由左至右:
顧磊﹝揚州人,北京傳播多媒體學苑?校名忘了。非常熱心、斯文的一個人,據說連生氣都是笑的﹞
賴聰﹝廣東人,研已畢,從事通信業若干年,辭職出來旅行﹞
華琪﹝揚州人,蘇州師範大學法律系,但是個非常浪漫的小可人,喜歡陳綺貞跟張懸﹞
中間四個就是我們
高歌(揚州人,是本名,老爸叫高朝。蘇州某大學建築系學生,非常會分析﹞


我的日誌本裡很久以前紀錄了對席勒的愛慕,建築系的高歌看了問:你也喜歡席勒?我點點頭。他說:寶貝。我們笑了笑。席勒和張懸才是我們認出彼此的標誌,不是大陸人或台灣人或中國人。

4小時的車程幸好我有帶撲克牌,顧磊跟華琪教了沉思影一些大陸玩法,鬥地鼠之類的。旁邊的小弟二話不說﹝也沒問我們可不可以的意思﹞直接加入玩牌。我跟亞雲、賴聰、高歌坐在另一桌,把玩彼此的手機,看看彼此像機裡的照片,談論彼此文化的不同。聽到了很多令我們覺得不可思議的事,像是他們以前小時後考試要考標語的釋意或填空﹝比如,革命無罪,____有理。何意?﹞以及所謂一胎化政策對人口結構帶來的影響,等等。

後來其他人也去觀看牌局或稍作休息,只剩我跟賴聰。我問他,怎麼想辭職來旅行呢?他說,因為公司要調他到南非。沉思影不知道那兒冒出來的說,這樣很好啊。賴聰這才說,南非環境不好,而且調職,絕對不如想像的有趣或好玩。累的,不只身體而已。我問他之後打算呢,他停了一下,很認真地看著我說,不要太漂吧。

目的地北京到了,我們相約要再出來唱歌。


晚上住宿的紅燈籠,幾乎是西方人或背包客下榻的。住在我們房間旁邊秘密小房間的希臘人$*()(_0﹝不會唸的名字﹞,剛去完戈壁,在戈壁裡撿了個帶角的羊頭骨回來,同樣辭了職出來走走,但是他家人都不知道他辭了職。我問他,那怎麼跟家人解釋這個羊頭骨呢?是我啃完的啊,他笑著說。


幾乎不出門的家人,怎麼會了解旅行的意義呢,連我自己都還沒確切明瞭。同行的夥伴們總是兩三天就會打電話回家報個平安,我只打了一通回去,純粹為了聽聽他們的聲音,他們只有需要我辦事情的時候才會想聽我的聲音。也因此沒必要跟他們解釋吧,省的他們不懂而擔一些無謂的心。或許漂泊旅行的$*()(_0也是這麼想的。





 

 

 
                                                                          掛永和大王,賣黑胡椒牛柳飯



跟$*()(_0聊到一點多。房間外大陸板的ICRT,播著王力宏的落葉歸根。



創作者介紹

lovingtravel的部落格

大魏&愛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yinme
  • 閱畢
  • 大魏&愛淳 於 2011/03/14 18:30 回覆

  • sing-hi
  • 先说一下...我是扬州人
    苏州念书而已...还有我父亲的名字也写错了...

    另外,你的邮记写的挺细致哎
    看到你们住宿的地方真好呀 我喜欢那种沙发
  • 大魏&愛淳 於 2011/03/14 18:30 回覆

  • d
  • 我果然不該相信在火車上
    你煞有其事的公佈令尊的名字
  • 大魏&愛淳 於 2011/03/14 18:30 回覆

  • sing-hi
  • 没有没有
    我怎么知道他们开我爸的玩笑呀
    我可不喜欢别人这样不尊重的口气
    何况我爸还是顾磊妈妈的老师呢

    那会儿我只能说明白这个话题
    就到此为止咯
  • 大魏&愛淳 於 2011/03/14 18: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