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IOST又有新展覽囉!主題如標題。黑先生﹝誰啊?哈哈﹞力邀一群他自以為23歲的人參展。但是我還out 23,所以我請他空一個小位子給我就好,可是我什麼都不能擺上。


因為23還未來。或許我能擺上的,是一些虛擬的相框,而且我真的不知道我會以什麼姿態出現在23這個相框理。

↑阿媽種的青豆苗結的小花,在熱死四個嘉義農民的天氣下,還是一樣高姿態。真像以前的我,不知死活。

那來個good bye 22文字回顧展好了。




經過22歲這一年,有更知死活一點。對冠冕堂皇室內設計,或者說對「設計」這個範疇的心死了,可是某些愛活過來了。

畢業證書利得完全斷開了來自家庭母體最後一元的經濟依賴。兢兢業業地工作,訓練自己身段的柔軟度,換來存簿裡令人撲疵冷笑的結果;而吸食著工作這朵罌粟花,無疑是在吸食著最容易令人上癮的寂寞。我像是被立在罌粟花田裡的自由女神,宣示著滿篇數字的獨立宣言,然而是低著頭的,一邊流淚的。

在22歲這一年,十字架曾經痛扁我愛開它玩笑的嘴角、卻也再度療癒腫脹下垂的嘴角,當然,還有挺不起來的腰。自此之後,沒什麼能讓我有恃無恐,除了雜七雜八的愛----from you guys。

我回到那試圖以人工填補流失的海灘,
It's quiet. It's peaceful.
And all of a sudden,it's a gear shift inside me.
And it's like taking a deep breath and going,
"Oh, yeah, I forgot about this. "--------by An Inconvenient Truth
以上是我應該要說的OS,也是我該面對的真相。





至於23,聽起來又大了一些、所得稅又重了一些,但是想到這是沉思影的背號就會覺得輕鬆一些。











大魏&愛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lysee2
  • 文筆太好了
  • 大魏&愛淳 於 2011/03/14 18: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