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廣告贊助



什麼時候,頭髮已經留這麼長了。再過一陣子,就可以回到當初髮長及腰、還可以順便拿來當圍巾的時期。那是一段沒有照片、沒有文獻、沒有任何紀錄形式、沒有任何可供茲證的歷史。

那時候,我的,?,都還沒被釘上。也是好久以前了。



第二次上台北是為了要考國北師藝什麼系的,夥同著一個女生。前一天晚上,住在那個女生的姐姐家,我們同擠在一張單人床,姐姐則自願睡地上。錫燈後,我們望著黑暗,我說,如果可以刺青,我想在背上刺上一個十字架。她說,不錯,很有象徵。我說,鎖骨也很性感,可是應該會很痛。她說,唉一ㄜ。
後來被第一次聽到的磨牙聲驚醒,他們倆姐妹則是睡的很安然。我在黑暗中找到聲音的來源,覺得很不可思議,還向那裡比了個cross﹝其實是叉叉的意思﹞。


是誰說的?we've crossed such a cross of being nailed on the Cross.


慘綠的幽光被美名為青澀。

想背釘上了,義無反顧地。





創作者介紹

lovingtravel的部落格

大魏&愛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lysee2
  • 這張是妳嗎?!
    我還以為是哪個性感基督徒呢
    我也想刺青
    但是不知道要刺什麼
  • 大魏&愛淳 於 2011/03/14 18:30 回覆

  • davidwei717
  • 好呀 一起來次
    我去問有沒有團體價
  • 大魏&愛淳 於 2011/03/14 18:3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