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自五四三音樂》
http://www.sandeechan.com/

陳珊妮:Gloomy Sunday Rosy自序

我喜歡音樂,音樂是我的興趣;工作,幾乎覆蓋我的生活;我也喜歡畫畫,畫畫比較類似睡眠,甚至泡茶,對我這樣一個工作狂而言,畫畫相對於音樂是較為健康甚至帶有療癒性的。

我睡得少,工作時間長,往往喝咖啡上廁所的時間,也在思考。除了處理工作上的事情 ,我找自己麻煩也製造新問題。以前不那麼忙碌的時候,老覺得時間不夠用,世界可以更快的轉動,於是去報名速讀學人家訂定計畫表。現在忙得要命,卻還花時間慢游蛙式感覺呼吸學學打毛線畫工筆畫。

我可以花上很長的時間坐在喇叭前面戴著耳機,試圖找到自己一直聽不見的頻率關聯。 畫畫也是, 一下手就無法停不了。我不用電腦畫,偶爾手繪一些重覆性很高的圖形,更是覺得有趣。藝術這玩意兒很奇怪,你得去感覺他,明明以前怎麼也學不來的東西,打從聽得到或看得到的那天起,你的人生就變了,那極低的頻率色鉛筆削尖了的筆觸 全是經驗的問題。

突然間好像大家都過起只重視結果的日子了,我倒覺得過程是更需要講究的,若要想想人生的結果頂多就是個盛大的喪禮般令人沮喪,所謂的過日子才是最要緊的吧!像是唱片和畫集從創造到製作、從畫紙橡皮擦到金色特色印刷打樣,這流逝的時間與一再的錯誤,都細細琢磨成一門工藝,那些熬夜與耐心和扉頁的燙金印花一樣,都變成生命裡重要的修練。

我討厭身邊太多自認為很有天份總得不到賞識的年輕人,花很多時間在攀關係以及抱怨。我很高興每天都能做好自己的每一份工作,剩下些微的時間替好朋友們分憂解勞。

人的一生都在做準備,而機會只留給準備好的人。

----------------------------------------------------------------------------------
止不住吧
所以後來我們都哭了


大魏&愛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