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睡不敢睡
因為要去台中顧展


很想找出那些有勁搞展覽的人
他們的搞展覽的勁量都是靠什麼東西贊助的
展覽對我來說
好像是個叫我冬天不穿衣服站在路上的工作
上工前還要塡一堆履歷自傳理念等等的表格
這種解釋且帶有責任性的表格我會盡可能地不把它織成國王的新衣
不是那些表格語帶遮蔽不誠實
而是懂的人看的出來我沒遮蔽很誠實在工作
不懂的人會覺得我穿大衣在打混

我對把誠實晾在展場裡很不習慣
所以通常佈完展我從來不會再去流連在我的誠實面前
因為他們太誠實而且曝露
所以通常在撤完展後回到家裡
不是被圈到角落
就是面壁思錯

雖然我從小到大以各種名目欺騙了我爸媽很多次
但面對我的絕對坦承
他們從來也沒來瞧過一眼
他們瞧過的只有背對著他們的誠實

畢業展
最後一次在競賽著曝露技巧的牛肉場裡進行的公開性表演
這幾年來我真的工作地很累
對於來品頭論足的觀眾我只想狠狠地抽他們幾鞭
然後
就可以率性地出場
下班

大魏&愛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