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廣告贊助

˙我的這本字典查詢不是用部首---因為我的部首很差-----也不是注音或筆劃,查詢系統是用我的巨蟹座強大記憶功能,特此聲明!˙

第一頁
《張》
《造詞》張季萍
《解釋》第二間國小的第一位朋友
《造句》我的第二間國小,是桃園市最大的國小。我是一年級上學期第一個禮拜轉進去的,第一天---即便往  後---對那裡的印象,就是人!人!!人!!!相信我,我恨不得對著腦子裡具有哪裡的記憶的那一塊區域開槍,BOMB!!誰叫我在那個學校是個如此弱小﹝不滿110cm﹞、害羞、連造句都不會造的轉學生。

那塊區域裡面,只有一個細胞我不想射殺---張季萍。

離開那間龐大的國「小」以後,體制內該扔的書我都扔了,反正國立編譯館還有;體制外我唯一的課外讀物,就是我跟季萍一起蒐集、交換的貼紙簿。不到一年的時間,我們就蒐集了三本16K大小,每本32頁的貼紙簿。而只要是經過我們交換的貼紙,我都會在右下角寫上「季萍」。還有一張貼紙特別用原子筆寫的﹝因為低年級學生使用原子筆是犯法的﹞,是Snoopy 的貼紙。

縱使往後,我的課外讀物越來越多,還是會在看完劉墉、二月河之後,翻翻那本最初的課外讀物,作者/張季萍、魏妙珊。

最近一次想起季萍,是因為金馬獎最佳觀眾票選得獎影片--------面子﹝Saving Face﹞裡的一段,台詞是:
:...how come we never met before now?
:We did meet. Nineteen years ago.I was 8, you were 9.Outside the temple.
:I don't remember.
:The Wong boys were taunting me about my parents' divorce.You beat the crap out of them.

是的是的,這句台詞就曾經發生在我的眼前。當某一天在走廊集合準備要升旗的時候,我的胸口很悶,蹲在地上,我至今相信小孩子是惡魔,因為班上一個男生走近把我扶起來,問我怎麼了,在我還沒來得及回答的時候,臉朝著其他人大聲地問說:「是不是胸部在長大很痛啊?」問完又推了我的肩膀,我沒能應聲倒地,因為我發不出任何聲音,只是眼巴巴地乾瞪著他。然後,也瞪著他被季萍,擊倒在地!

除了打人之外,她還有兩種能耐:第一,可以把鐘聲吃掉,所以我們常常玩到班長回來叫我們回去上課,接著當然是一陣斥罵+ 輕打;第二,可以把時間吞掉,所以我們竟然玩到連分開的明天就要到了還忘了說再見。

其實,我們根本不知道明天就要分開。

Do you remember,季萍?
I do,and I will.
創作者介紹

lovingtravel的部落格

大魏&愛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nyia


  • 果然是搞創意的,玩得比國文系學生還漂亮。

    所以,再寫下去吧!很好的開始唷!
  • 大魏&愛淳 於 2011/03/14 18:29 回覆

  • davidwei717
  • ﹝羞羞羞中....﹞

    開始不務正業
  • 大魏&愛淳 於 2011/03/14 18:29 回覆

  • dolly0127
  • 唉呦..真的很好笑..哈
  • 大魏&愛淳 於 2011/03/14 18:29 回覆